当前位置:金赞 > 地方体彩 > 澳门网上真人玩法 - 山河带砺:几万人打松山,现在就剩我一个回来

澳门网上真人玩法 - 山河带砺:几万人打松山,现在就剩我一个回来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08 14:19:10 人气:698

澳门网上真人玩法 - 山河带砺:几万人打松山,现在就剩我一个回来

澳门网上真人玩法,1944年10月,为了拿下这个平平常常的土坡子,折损了我们近八千弟兄,殉国四千。战后,陆军第八军荣誉第一师的臂章代号换上“松山”。

重返战场的刘奇元在松山上吃饭的时候,突然沉默不语,独自慢慢地走到门外大哭:几万人打松山,现在只剩我一个回来、、、、、、(本图:李晶川)

刘奇元:九十〇岁。

籍 贯:湖南洞口。

番 号:陆军第十一集团军第八军荣一师荣二团三营。

口述记录:(老人的回忆有谬误,但其所述战斗细节,非常清晰真实,审核组现截取原样部份公布)

刘奇元是一个大智大勇的人,他的记忆很精彩,从1938年走到1949年,一路枪林弹雨,刘奇元参加过远征军第8军荣1师几乎所有的战斗。其所在的部队有几次伤亡高达百分之八九十,部队也换了好几茬人,而刘奇元一直都在,他算得上是荣1师的“种子”。

“打日本的时候,我有好多好多的事,都不记得了,但是我记得我有好多好多次,差一点就死了。”

1、我第一次当兵是12岁(1938年底),那个时候五丁抽二,我家有六个弟兄,我是老幺,我大哥有了老婆和崽,我老子死了,我又不读书,我就替我大哥当了壮丁。

部队驻扎在桃源,我当了六个月的兵后,有一个当过木匠的老乡,在特务连当班长,就问我:“小崽子,打仗要死人的,你怕不怕?”我说“怕”,他就带我开了小差偷偷跑回了屋里,那个时候部队正在准备打第一次长沙会战。

(1939年)7月到家,过了年又要抓我三哥去当兵,他也有老婆和崽了,买个壮丁的指标要花80块光洋,他正在为这个事发愁,我刚从我姐姐家回来,就对我三哥说:“别花钱了,还是让我去算了。”

2、第二次当兵,我分到了第8军荣1师第2团直属防毒排,在张家长(指张家界)训练了一年,刚过完除夕(1941年)正月初一,就调我们过长江(估计在宜昌一带)去打日本,荣1师打仗是出了名的,日本人听到是这个部队,就倒退了四十里路。

3、这个仗就没有打成,但是我却差点死了,坐船过江的时候,我还是个小孩,爱乱动,掉到江里,水流蛮急,我手乱划,幸亏了班长吕春山,湖南溆浦人,他伸出步枪到水里,把我拉了上去。

4、日本人退了后,我们部队就调回了常德,接着从株洲坐火车去广西。我本来打算等火车开到白牙(白牙市镇,东安县城)的时候,开小差跳火车回屋里的,白牙离我屋里只有八九十里路,可是我一路打瞌睡,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广西金城江(广西河池金城江区)了。算逑了,那么远,跑不动了。

5、部队接着又开到贵州安顺,训练了一年多,再开到云南杨柳井(云南省广南县杨柳井乡),在这里受训了两年多一点时间,还发了我们美国装备。

6、又开到(云南)保山,1944年五月初五(农历),我们过完端午,初六就开始攻山了(指松山子高地),我分到第2团第3营一个战防枪(又称反坦克步枪)班当班长,我们第3营归200师(此为错误)调配指挥,营长陈贵廷,他原来就是第3营营长,军衔是少校,他来洞口接兵,接了我们去了张家长后,他离开第8军一年了,位置被人占了,他就当了防毒连连长,到了保山后,官复原职回第3营当营长,他接的那些兵,还都是跟着他。

7、我们上去的时候,松山已经被我们的部队打过好多次了,已经死了好多人在那里,师长就鼓励我们:“日本人也死得差不多了,你们是出山虎,祝你们马到成功。”

8、营长就把我们部队分成三个“波浪式”,叫第7连副连长指挥,我们马上就开始攻击。头一道壕沟进去了,日本人没动静,第二道壕沟进去了,日本人也没动静,到第三层壕沟,我们营长看到日本人的工事打枪的口子上都生了草了,以为马到成功没事了,哪知日本人一甩指挥旗,枪就全响了,他们枪要么不响,一响就是(打中)目标,那一仗,我们营上至营长,下至伙户,全营上下580个人,死掉了一半人,指挥的第7连副连长都打断了手。我在战防枪班,是专门打战车的,我们班就留守在营长边上,我看到营长的脸都吓得变了颜色,讲话都在颤抖。

9、仗打到这份上,重机枪连的连长叫邓长生拿出手枪来:“哪一个退,就枪毙哪个。”可是我们还是攻击失败了,打死这么多人了,没人了,邓连长就把我们这个班也调上去了,到了阵地上面,我听人说,日本人打的这个炮,叫做梅花炮,周围打几炮,最后一炮,打在中间,打过的地方他们不会再打,有些老兵就告诉我,躲在炮弹炸了的坑里,不会被炮弹打中。

10、我们第9连一个姓段的排长,他负伤了,脚也被打断了,我们打了败仗,没有担架过来,他动不了,就下了狠心,他边上有个土坎,土坎下面是个炮坑,他把边上打死了的人的什么机关枪啊冲锋枪啊以及手雷等美国装备,都捡拢来。日本人看我们不动,就反攻,过来了一个加强排,大概有五六十来个人,还都上了刺刀,段排长等他们走近了,机关枪手雷一起开火,被他一个人,三股打掉了两股多,只剩下一二十个人。

11、日本人也就没进攻了,就躲在工事里面,这个工事里面存了有三年的粮草,它是一层钢板加一层杉木,搞了三层,做出来的。外面打炮根本打不烂,打完仗后,当官的去视察,就只有一个碉堡被炸掉了一个角上的一点点土,那些碉堡有多坚固啊。

12、我们团长(指周藩),是(副军长)李弥的亲老表,他打电话过去,李弥不接他的电话,梁参谋长接了,他对我们团长说:“松山就是你,你就是松山,明早八点钟前,必须拿下松山(子高地),将功折罪,拿不下,叫你卫兵提着你的脑袋来见。”

1944年10月,就为了最终拿下这个平平常常的土坡子,折损了我们近八千弟兄,殉国四千。战后,陆军第八军荣誉第一师的臂章代号换上“松山”。

重返战场的刘奇元在松山上吃饭的时候,突然沉默不语,独自慢慢地走到门外大哭:几万人打松山,现在只剩我一个回来、、、、、、(本图:李晶川)

刘奇元:九十〇岁。

籍 贯:湖南洞口。

番 号:陆军第十一集团军第八军荣一师荣二团三营。

口述记录:(老人的回忆有谬误,但其所述战斗细节,非常清晰真实,审核组现截取原样部份公布)

刘奇元是一个大智大勇的人,他的记忆很精彩,从1938年走到1949年,一路枪林弹雨,刘奇元参加过远征军第8军荣1师几乎所有的战斗。其所在的部队有几次伤亡高达百分之八九十,部队也换了好几茬人,而刘奇元一直都在,他算得上是荣1师的“种子”。

“打日本的时候,我有好多好多的事,都不记得了,但是我记得我有好多好多次,差一点就死了。”

1、我第一次当兵是12岁(1938年底),那个时候五丁抽二,我家有六个弟兄,我是老幺,我大哥有了老婆和崽,我老子死了,我又不读书,我就替我大哥当了壮丁。

部队驻扎在桃源,我当了六个月的兵后,有一个当过木匠的老乡,在特务连当班长,就问我:“小崽子,打仗要死人的,你怕不怕?”我说“怕”,他就带我开了小差偷偷跑回了屋里,那个时候部队正在准备打第一次长沙会战。

(1939年)7月到家,过了年又要抓我三哥去当兵,他也有老婆和崽了,买个壮丁的指标要花80块光洋,他正在为这个事发愁,我刚从我姐姐家回来,就对我三哥说:“别花钱了,还是让我去算了。”

2、第二次当兵,我分到了第8军荣1师第2团直属防毒排,在张家长(指张家界)训练了一年,刚过完除夕(1941年)正月初一,就调我们过长江(估计在宜昌一带)去打日本,荣1师打仗是出了名的,日本人听到是这个部队,就倒退了四十里路。

3、这个仗就没有打成,但是我却差点死了,坐船过江的时候,我还是个小孩,爱乱动,掉到江里,水流蛮急,我手乱划,幸亏了班长吕春山,湖南溆浦人,他伸出步枪到水里,把我拉了上去。

4、日本人退了后,我们部队就调回了常德,接着从株洲坐火车去广西。我本来打算等火车开到白牙(白牙市镇,东安县城)的时候,开小差跳火车回屋里的,白牙离我屋里只有八九十里路,可是我一路打瞌睡,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广西金城江(广西河池金城江区)了。算逑了,那么远,跑不动了。

5、部队接着又开到贵州安顺,训练了一年多,再开到云南杨柳井(云南省广南县杨柳井乡),在这里受训了两年多一点时间,还发了我们美国装备。

6、又开到(云南)保山,1944年五月初五(农历),我们过完端午,初六就开始攻山了(指松山子高地),我分到第2团第3营一个战防枪(又称反坦克步枪)班当班长,我们第3营归200师(此为错误)调配指挥,营长陈贵廷,他原来就是第3营营长,军衔是少校,他来洞口接兵,接了我们去了张家长后,他离开第8军一年了,位置被人占了,他就当了防毒连连长,到了保山后,官复原职回第3营当营长,他接的那些兵,还都是跟着他。

7、我们上去的时候,松山已经被我们的部队打过好多次了,已经死了好多人在那里,师长就鼓励我们:“日本人也死得差不多了,你们是出山虎,祝你们马到成功。”

8、营长就把我们部队分成三个“波浪式”,叫第7连副连长指挥,我们马上就开始攻击。头一道壕沟进去了,日本人没动静,第二道壕沟进去了,日本人也没动静,到第三层壕沟,我们营长看到日本人的工事打枪的口子上都生了草了,以为马到成功没事了,哪知日本人一甩指挥旗,枪就全响了,他们枪要么不响,一响就是(打中)目标,那一仗,我们营上至营长,下至伙户,全营上下580个人,死掉了一半人,指挥的第7连副连长都打断了手。我在战防枪班,是专门打战车的,我们班就留守在营长边上,我看到营长的脸都吓得变了颜色,讲话都在颤抖。

9、仗打到这份上,重机枪连的连长叫邓长生拿出手枪来:“哪一个退,就枪毙哪个。”可是我们还是攻击失败了,打死这么多人了,没人了,邓连长就把我们这个班也调上去了,到了阵地上面,我听人说,日本人打的这个炮,叫做梅花炮,周围打几炮,最后一炮,打在中间,打过的地方他们不会再打,有些老兵就告诉我,躲在炮弹炸了的坑里,不会被炮弹打中。

10、我们第9连一个姓段的排长,他负伤了,脚也被打断了,我们打了败仗,没有担架过来,他动不了,就下了狠心,他边上有个土坎,土坎下面是个炮坑,他把边上打死了的人的什么机关枪啊冲锋枪啊以及手雷等美国装备,都捡拢来。日本人看我们不动,就反攻,过来了一个加强排,大概有五六十来个人,还都上了刺刀,段排长等他们走近了,机关枪手雷一起开火,被他一个人,三股打掉了两股多,只剩下一二十个人。

11、日本人也就没进攻了,就躲在工事里面,这个工事里面存了有三年的粮草,它是一层钢板加一层杉木,搞了三层,做出来的。外面打炮根本打不烂,打完仗后,当官的去视察,就只有一个碉堡被炸掉了一个角上的一点点土,那些碉堡有多坚固啊。

12、我们团长(指周藩),是(副军长)李弥的亲老表,他打电话过去,李弥不接他的电话,梁参谋长接了,他对我们团长说:“松山就是你,你就是松山,明早八点钟前,必须拿下松山(子高地),将功折罪,拿不下,叫你卫兵提着你的脑袋来见。”

13、第二天早上,六点半开始发起攻击,惠通桥一百多门炮一起打了过去。这次幸亏了一个班,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日本人晚上攻下来了后,他们一个班被堵在一个碉堡里出不来了,清早攻击的时候,他们班一挺重机枪,在日本人后面开枪,前面也打,后面也打,日本人就慌张了,又把松山(子高地)攻下来了,然后马上下了命令,派一个工兵连,专门去做工事,李弥亲自到了松山山顶上面来指挥。

14、弟兄们尸体就像码劈柴一样,后来埋不赢了,就撬一点点土掩住。松山死的人太多了,尤其是我们第2营的一个连,攻入阵地后都去搜战利品,到工事里去找吃的去了,没有及时布置岗哨,被日本人全部打死。

伙夫挑着担子上来送饭,没有一个人来吃他的饭,他就嗷嗷地哭:“同志们,你们来吃哦,今天炒了肉,有猪肉,还有牛肉哦。”

15、由于部队换了几茬人,我一直没死,在部队的时间都比较长,跟长官都认得了,打扫战场捡到的快慢机和左轮手枪,长官就允许我留在身上,日本人拼刺刀的时候,我不跟他们拼刀,掏出手枪打。

16、我还受过两次伤,有一次在一个阵地上,一颗子弹从我的头顶溜了过去,在我头上犁了一条很长的血槽,猪嬲的吓死我了,要是我再高一点,天灵盖都给打掉了。

17、还有一次,打扫战场,郑营长走在最前面,我走第二个,后面还跟着两个连长,工事里突然莫名其妙跑出个日本人,郑营长就喊:“任何人不准开枪,不准扔手榴弹,要抓活的。”话还刚刚讲完,一个手雷就炸了,也不晓得是日本人还是那两个连长扔的,我突然感到我的右大腿内侧麻了一下,我脱了棉裤一看,一个手指长的口子,弹片还在里面,没有出血,我赶快上了药,休息了几天就好了,我这是轻伤。

18、还有一次,我没有受伤,但是也被吓了一次,当时我们第9连攻过去了一个阵地,这个阵地在一口很大的池塘后面,从陆地上经过,必须要经过日本人的阵地,前面三边都被日本鬼子包围了,太靠前了,被军长拿望远镜看到,下命令叫郑营长把这个连调回来,于是打发传令兵去第9连传令,去了6个,在路上就全部被打死了,我年龄小,人非常机灵,也有点胆量,说话也准数,郑营长就把我喊了过去:“刘继吉[4],你必须要通过这个封锁,找到第9连连长,把这个第9连带回来。”我一直在这个部队里,这个营长跟我相处也有蛮长的时间,有交情了,我去送信,九死一生,他看着我,都要来眼泪了。我就想着,猪嬲的死了这么多人,要是我真的被打死了就死了算了,有什么哭的。

我当时身上带着把步枪,还带着把快慢机和左轮手枪,我就把步枪和弹带解下来,穿了一个美国的雨衣,再用一个绳子把雨衣捆在身上,就爬了过去,到了一个山坡上,我就想,他们都打死了,我得想个办法,我看着底下有口大塘,两边都被鬼子的轻机关枪封锁了,不着急,当兵前我就会戏水了,我就从山坡上打了一个滚,滚到塘里,到了塘里,就有办法了,我就紧靠着岸游着水走,日本人的机关枪“砰砰砰”响,把水溅起好高,这个塘堤有点高度,日本人的枪打不到我。我沿着岸走了弯路,到对面上了岸,找到了第9连连长。撤回来的时候,第9连死掉了一二十个人,光是连长就死了三个,连长阵亡了,副连长代理,副连长阵亡了,第一排排长代理,第一排排长阵亡了,第二排排长代理。

19、打这24个据点,我们这个营,只剩下17个人,没人站岗了,搞得我们每晚都要站岗,经常是一个站上半夜另一个站下半夜,站岗的时候,就扯点草,垫在地上,把眼睛眯一下,就算睡觉,下雨的时候,就穿着雨衣靠着土坎眯下眼睛。每次放哨,我都叫接我班的人小心点,不要抬脑壳出去,日本人的枪准得很,有次放哨,我刚刚下岗,枪都还没放下,日本人的枪就响了,那个接我班的哨兵,手偏了一下,露出到掩体外面,手就被打断了。

20、一路推进,打到了大垭口,我们营里的人,不是埋了就是住了医院了。我们几乎没有逃兵,不过我记得有个逃兵,是山门洞的人,叫尹传保,他是我们营里的一个重机枪预备射手,他负责保管重机关枪上的一个扣枪的部件(可能为重机枪钩部或者击发阻铁部件)丢了,那天晚上我查哨,他在那里哭:“老刘,怎么办?”在火线上掉了重机关枪上的零件是要枪毙的,我就说:“我帮你在这里顶数,你赶快跑,走掉就好了,没走掉,在火线上被捉到,你就死吧。”也不晓得他是这么走掉的,他又跑到新1军那里去了,我怎么晓得他跑到新1军去了的呢,是在山东济南打内战的时候,我在一个战壕上碰到了他,两个人都非常庆幸,哎呀你个砍脑壳的还没有被打死啊。二零零几年,他还到过我家里几次,拿了我在远征军拍的一些照片,现在有好久没来看我了,估计老死了、、、、、、

静静的,被遗忘的山坡上

还下着雨,吹着细风

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

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

13、第二天早上,六点半开始发起攻击,惠通桥一百多门炮一起打了过去。这次幸亏了一个班,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日本人晚上攻下来了后,他们一个班被堵在一个碉堡里出不来了,清早攻击的时候,他们班一挺重机枪,在日本人后面开枪,前面也打,后面也打,日本人就慌张了,又把松山(子高地)攻下来了,然后马上下了命令,派一个工兵连,专门去做工事,李弥亲自到了松山山顶上面来指挥。

14、弟兄们尸体就像码劈柴一样,后来埋不赢了,就撬一点点土掩住。松山死的人太多了,尤其是我们第2营的一个连,攻入阵地后都去搜战利品,到工事里去找吃的去了,没有及时布置岗哨,被日本人全部打死。

伙夫挑着担子上来送饭,没有一个人来吃他的饭,他就嗷嗷地哭:“同志们,你们来吃哦,今天炒了肉,有猪肉,还有牛肉哦。”

15、由于部队换了几茬人,我一直没死,在部队的时间都比较长,跟长官都认得了,打扫战场捡到的快慢机和左轮手枪,长官就允许我留在身上,日本人拼刺刀的时候,我不跟他们拼刀,掏出手枪打。

16、我还受过两次伤,有一次在一个阵地上,一颗子弹从我的头顶溜了过去,在我头上犁了一条很长的血槽,猪嬲的吓死我了,要是我再高一点,天灵盖都给打掉了。

17、还有一次,打扫战场,郑营长走在最前面,我走第二个,后面还跟着两个连长,工事里突然莫名其妙跑出个日本人,郑营长就喊:“任何人不准开枪,不准扔手榴弹,要抓活的。”话还刚刚讲完,一个手雷就炸了,也不晓得是日本人还是那两个连长扔的,我突然感到我的右大腿内侧麻了一下,我脱了棉裤一看,一个手指长的口子,弹片还在里面,没有出血,我赶快上了药,休息了几天就好了,我这是轻伤。

18、还有一次,我没有受伤,但是也被吓了一次,当时我们第9连攻过去了一个阵地,这个阵地在一口很大的池塘后面,从陆地上经过,必须要经过日本人的阵地,前面三边都被日本鬼子包围了,太靠前了,被军长拿望远镜看到,下命令叫郑营长把这个连调回来,于是打发传令兵去第9连传令,去了6个,在路上就全部被打死了,我年龄小,人非常机灵,也有点胆量,说话也准数,郑营长就把我喊了过去:“刘继吉[4],你必须要通过这个封锁,找到第9连连长,把这个第9连带回来。”我一直在这个部队里,这个营长跟我相处也有蛮长的时间,有交情了,我去送信,九死一生,他看着我,都要来眼泪了。我就想着,猪嬲的死了这么多人,要是我真的被打死了就死了算了,有什么哭的。

我当时身上带着把步枪,还带着把快慢机和左轮手枪,我就把步枪和弹带解下来,穿了一个美国的雨衣,再用一个绳子把雨衣捆在身上,就爬了过去,到了一个山坡上,我就想,他们都打死了,我得想个办法,我看着底下有口大塘,两边都被鬼子的轻机关枪封锁了,不着急,当兵前我就会戏水了,我就从山坡上打了一个滚,滚到塘里,到了塘里,就有办法了,我就紧靠着岸游着水走,日本人的机关枪“砰砰砰”响,把水溅起好高,这个塘堤有点高度,日本人的枪打不到我。我沿着岸走了弯路,到对面上了岸,找到了第9连连长。撤回来的时候,第9连死掉了一二十个人,光是连长就死了三个,连长阵亡了,副连长代理,副连长阵亡了,第一排排长代理,第一排排长阵亡了,第二排排长代理。

19、打这24个据点,我们这个营,只剩下17个人,没人站岗了,搞得我们每晚都要站岗,经常是一个站上半夜另一个站下半夜,站岗的时候,就扯点草,垫在地上,把眼睛眯一下,就算睡觉,下雨的时候,就穿着雨衣靠着土坎眯下眼睛。每次放哨,我都叫接我班的人小心点,不要抬脑壳出去,日本人的枪准得很,有次放哨,我刚刚下岗,枪都还没放下,日本人的枪就响了,那个接我班的哨兵,手偏了一下,露出到掩体外面,手就被打断了。

20、一路推进,打到了大垭口,我们营里的人,不是埋了就是住了医院了。我们几乎没有逃兵,不过我记得有个逃兵,是山门洞的人,叫尹传保,他是我们营里的一个重机枪预备射手,他负责保管重机关枪上的一个扣枪的部件(可能为重机枪钩部或者击发阻铁部件)丢了,那天晚上我查哨,他在那里哭:“老刘,怎么办?”在火线上掉了重机关枪上的零件是要枪毙的,我就说:“我帮你在这里顶数,你赶快跑,走掉就好了,没走掉,在火线上被捉到,你就死吧。”也不晓得他是这么走掉的,他又跑到新1军那里去了,我怎么晓得他跑到新1军去了的呢,是在山东济南打内战的时候,我在一个战壕上碰到了他,两个人都非常庆幸,哎呀你个砍脑壳的还没有被打死啊。二零零几年,他还到过我家里几次,拿了我在远征军拍的一些照片,现在有好久没来看我了,估计老死了、、、、、、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