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金赞 > 彩票专家 > 4001在线娱乐app - 致伪女权主义者:你们跟你们口中的直男癌并无不同

4001在线娱乐app - 致伪女权主义者:你们跟你们口中的直男癌并无不同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0 14:14:52 人气:1565

4001在线娱乐app - 致伪女权主义者:你们跟你们口中的直男癌并无不同

4001在线娱乐app,(本号内容乃属原创,不规范转载举报处理。当然,欢迎读者朋友圈~文中提到的文章都可以直接戳~)

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人,你几乎很难不与「女权主义者」发生交集,当然,这种交集有时会让你觉得莫名其妙:

打不打扮,有关女权;温不温柔,有关女权;做不做家务,有关女权;结不结婚,有关女权;生不生娃,有关女权;男生买不买房,还是有关女权。

可你有没有想过,这些在各个角落冒出来的骂的你狗血喷头的「女权」,其实很可能只是「假冒的」女权,简称「伪女权」?

伪女权主义者最喜欢用来批判他人的词之一,就是「物化女性」。

「物化女性」,听起来好高级哦!可你知不知道这个词到底说的是什么?

物化女性即把女性看作物件,更进一步,是看作满足男性社会需要的物件。简单来说,物化女性就是认为女性的存在价值就是为了讨好男性,而对于女性本人的诉求毫不关心。

「物化女性」当然是非常蛮横的态度。康德就曾经说过「人就是人,而不是达到任何目的的工具」。人作为人,当然应该有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自由,而不应该仅仅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。

而这个高级的观念又是如何被伪女权主义者运用的?

伪女权的常见论调之一就是:你打扮是为了迎合男权社会,所以你一打扮或者是一讲究外表,就是物化女性。

但等等——

有句话说的好,爱美是人的天性。

就拿我自己来说,据我妈妈说,在我很小很小甚至连男女性别意识都没有的时候,我就非常地爱美:我妈给我穿的漂漂亮亮,我就开开心心;我妈给我穿的乱七八糟,我就不停哭闹。

不仅如此,即使我长大之后,我还是喜欢那些美丽的事物:我看到长相悦目的人,无论男女,我都会觉得愉快;我与内心丰富的人聊天,无论老少,我都觉得开心;我与温柔和善的人相处,无论阶层,我都觉得快乐——

人们对于美或善的事物有一种天生的喜爱。为什么仅仅因为男性也喜欢这些,就可以粗暴地断定「变得更美就是为了给男人看」「性格温柔就是为了讨好男人」?

为什么我们作为女性,就不可能有自己独立的需求,为了取悦自己而打扮,为了让自己快乐而变美?

尼日利亚作家奇玛曼达

认为女性「都是为了讨好男权」而不承认女性有自己的独立诉求,这到底是尊重女性,倡导女性力量;还是看扁女性,认为女性都是蠢蛋不会有自己的想法?

伪女权主义者说我们在「物化女性」,按我说,不如说她们在「污化女性」。

论坛上,如果有男人说「你穿短裙不就是为了给我看大腿」「你打扮还不是为了给我看」会被声讨到网络断线——大家都知道这样认为是不对的。

而为什么,同样的话,由女性打着女权旗号说出「你打扮不就是为了给男人看」,「热爱打扮就是物化女性」就突然变得高级无比正确无比了?

本质上有任何不同吗?

伪女权主义者常用的观点二,是「格局不够」。

简而言之,这类伪女权并非完全反对打扮,但认为如果时间和精力用于打扮,就无法放在更重要的事物上面去,从而导致女性没有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人。

但是,依然是等等——

海蒂拉玛(左)和娜塔莉波特曼(右)

海蒂拉玛,美国著名女演员,曾经被称为「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」,而同时,她也是一位女发明家,与他人合作发明了「扩频通信技术」,被后世称为「cdma之母」。

她的美貌,阻碍了她成为一个更加优秀的人了吗?

娜塔莉波特曼,从小美到大的童星,曾获「全球最美脸蛋」第一名,演技也获奥斯卡认可。而不仅如此,她边演戏边读书,不仅在哈佛攻读了心理学,还精通法语、希伯来语和日语。

她的美貌,阻碍了她成为了一个更加优秀的人了吗?

当然,你可能说,并不是所有女生都会是海蒂拉玛或者是娜塔莉波特曼,都能像她们一样在各个方面都取得很高的成就,这当然是事实——

然而,你又凭什么一口认定,所有的女生,都又会像你口中假设的那样,因为打扮就无法在其他方面取得成就,从而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?

还是那句话,这到底是在为女性着想,还是在看扁女性处理轻重缓急、安排自己时间精力的能力?

amal alamuddin,被称为职场女性的着装教科书,穿着得体有品位、优雅也不乏女人味,同时是知名女律师、作家

更何况,「在一个方面努力,在另一个方面就不行」往往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幻想,而「优秀的人往往在各个方面都有亮眼成绩」才更接近普遍真相。

为何如此?

穿衣打扮也好,运动健身也好,读书深造也罢,能在任何一个领域获得成功的人,都自有值得敬佩的品质——

当你看到我们赞赏细腰大长腿的时候,你只看细腰大长腿,看不到背后的自制力、耐力、执行力和控制力。

当你看到一个穿衣有范的女生的时候,你只看到她的华衣美服,却看不到她背后对于自己的研究:她是什么体型、适合什么风格、适合什么颜色,这一切答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是需要开动头脑,才能想出来的。

当你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的时候,你只看到她在描眉画目,却看不到她背后努力提高自己技艺的努力:从一用睫毛膏就戳瞎双眼,到熟练地刷出自然感的睫毛;从一用眉笔就变成蜡笔小新,变成多一分则浓少一分则淡的自然眉,这中间隔着多少咬着牙的练习,多少总结和思考?

而如果一个女生拥有理性变美所需的思考力、分析力、执行力、耐力、自制力等等优良品质,你又凭什么认为,有了这些能力的她,不会更接近成功反而更接近失败?

是啊,你觉得自己是在「为女性着想」,然而,你知道吗?你们与你们口中的直男癌也并无不同:

几百年前,男人们说:「女人是没办法同时处理好家庭和工作的,还是待在家里罢了。」

而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,为什么还有人说:「女人是没办法同时处理好外在和内在的,还是不要在意打扮好了」?

请问这两种论调,有任何根本上的不同吗?不都是在看扁女性的能力,限制女性的自由吗?

伪女权者喜欢攻击的另一个群体,是家庭主妇:「居然在家里让丈夫养你,自己没地位,连累整个女性被看扁,真是给女性丢脸!」

但bug的是,男权社会也不愿意承认家庭妇女的价值,导致这部分女性权利很不受保障——女权主义者又再次跟她们口中的直男癌站在了一个阵线

抽离女权,谁都可以看出「贬低」和「歧视」,但跟女权联系在一起,好像突然就变得有道理了——毕竟,女权可是很先进很厉害很重要的东西呢!

然而,你知道吗?虽然女权很先进很厉害很重要,但还有更先进更厉害更重要东西在上面架着呢——人权。

我们固然身为女性,但在这个身份之前,我们首先是作为人存在的,作为人,人权当然是最首要的权利。

人权的概念非常繁复,但其精神内核是好理解的:每个人都应该有追求自身幸福生活的权利。

这意味着,只要不违背法律、不伤害他人,每个人都有权利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。相对的,我们也应该尊重他人以他们喜欢的方式生活的权利。

女权,从何而来?说到底,依然是人权——

几百年前,男人们认为女人就该柔顺,就该留在家里,就该放弃工作,就不该读书、不该参加选举。

这种观念以及配套的制度,让那些不够柔顺、不想留在家里、想要读书、想要工作的女性无法以她们想要的方式生活——说到底,这损害了这部分女性追求自己想要生活的「人权」。

而正因为在原来的社会中,受到这种对待的多为女性,所以这些「想要选举、想要读书、想要工作」的女性主张的自己的权利,就被称为女权。

然而,如果今天的我们,认为女性一定就该出去工作,不该留在家里为家庭奉献,甚至认为柔顺可人的女性又或者是家庭主妇是可耻的,我们与几百年前的男权思想,又有何不同呢——

有人天性爱美,有人天性疏淡。有人天性进取,有人天性居家。一刀切地让女性不读书留在家里当家庭主妇,是损害了那些想要进取的女性的人权。那么一刀切地认为女性不工作就可耻,女性当家庭主妇就该骂,不也损害了那些生性居家的女性的人权?

而如果我们所主张的「女权」没有让女性过得更好,这种「女权」又怎么配称为「女权」?这充其量是借着女权名号的「伪女权」罢了。

这种「伪女权」观念的背后,不是权利,而是暴力——你要按照我认为对的/对我有利的方式生活的暴力。

几百年前,男人们要求我们以他们想要的方式生活,而今天,当女性在男权的重压下稍微喘口气的时候,又有伪女权主义者跳出来,让我们以她们认为正确的方式生活——

我们究竟是进步了?还是一直在原地踏步?

女权主义的核心:女性应该有权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(美国喜剧演员艾米·舒默)

而如果说女权诉求真的有实现的那一天,那不应该是所有女性都留短发、穿裤子、不苟言笑、专注职场进取的一天。

而我想,那一天更可能是这样的:

想要上学的女性可以免受「女生读那么多书干嘛」的舆论困扰;想要上班的女性可以免受「女性应该回归家庭」的观念攻击;家庭主妇的贡献和劳动被舆论和法律承认;而爱打扮的女性和不爱打扮的女性,都可以互相欣赏、互相尊重。

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也应该是所有女性都能有权利和有力量,以她们认为让自己幸福开心的方式生活的那一天。

当然,我们所处的世界并不是理想国。

环顾左右,我们总会看到那些痛苦的女性们:

她们也许出身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,在求学的过程中又会受到「女生读那么多书干嘛」的指责;进入职场,还有职场女性歧视等着她们;而结婚生子之后,又有很多人认为女性应该承担带娃的全部责任——

而甚至,她们还不算最倒霉的,因为有无数的女婴还没出生或者刚刚出生,就被重男轻女的父母残忍地杀死……

而几百年前,女性的地位甚至更糟:

人们认为女性在智能上低男人一等,认为女性不该读书,无法胜任工作,不应该参加选举。更有甚者,他们认为女性无法在任何领域取得突出的成就——今天的女性固然艰难,但过去的女性所面临的重压,比之今日,又何止是重了千倍?

而改变这一切的,又是什么呢?

左起:伏波娃、南丁格尔、雪莉·桑德伯格

西蒙娜·德·波伏娃写出女权主义代表作《第二性》,提出「女人不是生来就是女人,而是后来才变成女人」这一当时看来惊世骇俗的观点,并详细地描述了女性是如何在各个人生阶段被男权社会所限制,而又应该如何获得解放。

出生富裕家庭的南丁格尔,选择了当时人们所鄙夷的「愚昧无知」「无法执行医学任务」的护理事业。在她的推动下,克里米亚的英国战地伤员死亡率由42%降至2.2%,人们称她为「提灯天使」,也将她的生日5月12日定位为国际护士节,以纪念她为护理事业、为社会所作出的伟大贡献。

雪梨·桑德伯格,现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,曾任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、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。她在影响无数女性的畅销书《向前一步》中呼吁女性自省:之所以女性领导的数量少,不仅是因为性别歧视男女差异,女性也可以加强自身——增强职场自信、与伴侣沟通分担家庭责任、勇敢在职场中要求合理的待遇。

我们都学过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」,有力量有贡献的人的诉求才会真正被倾听、被重视。

女权主义的兴起也好,女性地位的上升也好,从来都不是靠女性互相贬低、互相打压来达成的——

女性想要更高的地位,根本道路只有一条,变得更聪明(打破观念束缚)、更强大(提升经济实力、提升政治地位)、更优秀(实力打脸那些认为女性低人一等的人)。

有道理当然好,但是没有力量的时候,是没有人跟你讲道理的

平心而论,我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。但是我非常支持「真·女权主义者」,因为她们是真正用行动,让女性变得更聪明、更强大、更优秀的一群人——她们不仅改善了女性目前的生活环境,也为女性的未来种下了希望的种子。

而为什么伪·女权主义者的论调则令人不快?

一方面来说,她们对于很多真正关乎女性福利的事件缺乏深度的关注,也缺乏建设性的意见:

你很少在「杀死女婴」「职场性别歧视」或是「未成年女性性教育」「女性割礼」这些话题下看到她们的表达。即使有,也更多是情绪性地宣泄,而非理智客观地探讨各种可能的政策的利弊,探讨怎么做才可以真真切切地保护更多的女性,让更多女性受益。

而另一方面,她们最喜欢的观念战场,更多的是关于其他女性的个人选择:「我的室友喜欢打扮,她就是跪舔男权」「我的同事升职了,感觉是跟老板有一腿」「我朋友居然接受男朋友的礼物,真是丢女性的脸」「家庭主妇是蛀虫,导致女性社会地位倒退」。

无论上述问题的结论如何,在这种讨论中。没有女性获得任何实质上的收益,没有女性得到了更多的保护,没有女性变得更强、更有力、更优秀。

如果在这类事情上任何人有任何收获的话,那也只能是这些伪女权主义者收获了一些虚幻的「我比其他女性要优越」的优越感而已——「看啊!你们只爱打扮,而我看得更远、格局更大!」

然而,如果一个人的关注点都放在别人打不打扮、生不生娃、做不做家庭主妇,而不是如何把自己手头上的事做好、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,进而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女性提升女性的地位,那么这种所谓「大」格局,究竟「大」在哪?

伪女权主义者的关注点,极少是在如何尊重女性、团结女性、让女性变得更强、更优秀;而更多地在于贬低其他女性、导致女性分化,让女性面临更多的舆论攻击——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她们虽然号称自己的是女权,但做出的事情,却与她们口中的「直男癌」并无任何不同。

举例来说,在过去的一两年中,作为一个公众号作者,我曾经收到过无数号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攻击:

温和一点的,说我目光短浅格局太小;激烈一点的,说我是「跪舔男权」「拜屌癌」「拜男婊」「不要脸」拥有「散发着男权臭味的审美观」,所说的东西会导致「女性地位的倒退」,而我这种人更加是「女性的耻辱」。

而你猜我是因为什么获得了这么多又癌又婊的「赞誉」?

我日常所写内容,无非是研究一些男性和女性外在如何提升,以及一些社会审美观的探讨罢了。而之所以说我是拜屌癌,是因为我在上百篇推送中,有几篇讨论了「女性约会时应该如何穿着」并讨论了直男审美取向而已(我当然也讨论了约会时女性对于男性的审美偏好是怎样的)。

而在我受到这样来自女同胞的言语暴力之后,我询问了一下我身边的人和一些读者,发现受到类似攻击的人绝不在少数:

爱打扮会被喷;穿裙子会被喷;性格温柔一点会被喷;想要做家庭主妇会被喷;想要多生几个小孩会被喷;跟男同学/同事关系稍微好一点还是会被喷——如果我们放任这样的舆论环境,那「女性的选择权」又从何谈起?女性地位到底是提升了还是倒退了?

加勒比海裔作家奥德蕾·洛德

无论你是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,你都可以:

帮助身边的女性获得她们想要的生活(比如说你可以像我一样写点东西);而如果做不到这点的话,最低限度,我们可以尊重他人的愿望,鼓励她们去追求她们想要的生活。

而如果连这一点也很难做到的话,我们至少可以努力鞭策自己,让自己成为一个更明智、更优秀、更强大的女性,虽然我们作为个体力量很薄弱,但一个一个优秀女性的力量汇集起来,女性的生活环境总会越来越好。

重要的从来都不是你信奉或者不信奉哪种主义,而是你的行为有没有让这个群体、这个社会变得更好。

最后,胡适先生的一句话很适合作为此处结尾:多研究些问题,少谈些主义吧。

往期相关:

▼长按下方二维码,关注我们吧▼

(微信id: bethebeauty)

(除手绘图外,图片均来源于网络)

相关新闻